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 8885 注册|忘记密码?
 

5G起跑我国速度再闯关

2019-12-2 编辑:admin 来源:互联网 阅读次数:

导读:一 如果5G时代不到来,我们就白干了甚嚣尘上的5G商用普及,落地步伐越迈越快,迄今为止一年之内,已经完成了5G牌照的发放和正式商用启动,换句话说,人人可接入的5G商用时代,理论上慢慢的变成了可能。最好的时代、5......


一 如果5G时代不到来,我们就白干了

甚嚣尘上的5G商用普及,落地步伐越迈越快,迄今为止一年之内,已经完成了5G牌照的发放和正式商用启动,换句话说,人人可接入的5G商用时代,理论上慢慢的变成了可能。

最好的时代、5G是历史上最野心勃勃的技术革命,它是要让每块石头都上网业内人士不吝用这样的说法来形容5G的到来。

5G整个拉动产业之后,这个单位是万亿元,它的间接产出会比直接产出高出很多,因为带动周边的一些产业,经济规模是很难想象的。在网易科技于国庆前举办的一次5G主题沙龙上,紫光展锐消费电子科技类产品规划部部长钟宝星如是说,在他看来,5G+AI的应用,将带来一系列产业(垂直行业)的智能化革命。

中国在5G上,其实是处在一个非常有先发优势的阶段,我们大家都认为5G是下一轮信息科技革命的制高点。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,每个国家都会开展技术上的正面竞争,哪个国家能够胜出就可以对全球输出标准,以及引领相关行业。九合创投高级投资经理王晓妍说,中国在整个5G技术储备以及相关产品研发上,一直处在比较领先的优势。

回归现实,5G时代一应美好的远景暇想,取决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进度,而这副担子,就挑在网络运营商的肩上,负载着各种期待的目光,运营商们也在冲刺。

从去年(2018年)8月份北京第一个5G站点开始,我们就一直处于加班状态,今年年初5G建设加速,我们周六基本就没有放过假了,有时候周日也要加班加点。负责北京5G站点勘察设计和建设的中国铁塔员工李爽(化名)告诉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。

在李爽看来,5G基站的建设都在按照规划稳步进行,甚至有些地方实现了超额完成。

根据官方的说法,预计到今年年底,全国将开通5G基站超过13万座。业内也有人预期,在5-7年的投资周期内,中国会渐进式地投入总规模达1.4万亿左右的资金用于5G网络建设。

对于置身其中的运营商们来说,要为通信史上这样一次技术变革和引领铺路,所需要克服的压力和焦虑、疑问和矛盾,显而易见。

消费者有对网速、资费等服务内容的吐槽和质疑、设备商有对基建提速的催促、行业各主体有尽快接入的愿望,而运营商自己,在全力执行5G战略落地的同时,也有对于高成本投资和收益回报的谨慎考量 。

基于上述种种,从目前5G落地的情况去看,实际节拍还是有些跟不上想象。

我觉得基础设施的升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们期待着4G和5G的覆盖更加完善,360公司安全研究院技术总监黄琳说,据她所知,就是处在最活跃的粤港澳大湾区的珠海市,有些交通便利地段也依然无法进行实时远程信号传输,工厂卖出设备,无法远程联网调试,就在这样一个发达的地区,这个地方4G覆盖特别差,连远程桌面连接都不能支持。

对5G的期望别太高,它的成熟需要时间。11月23日,在2019网易未来大会5G+分论坛上,九合创投创始人王啸直言,5G可能会在短期内受到各种挑战,他预期要到两三年之后会好很多。

对于一些行业主体来说,想要取得发展,没有5G是不可想象的,这是他们赖以活命的根本。

VR的元年、VR应用的元年、VR大规模爆发的元年、VR真正走进我们生活的元年。迄今为止,我们VR大概元了六、七年,一直也没有走进大家的生活。观界科技CEO刘天成说,他对此感到很尴尬。 2016年,他们和CCTV合作,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节目VR化,很多人问他们是不是能力不行,为什么不能做直播?他告诉人们,并不是自己不行,而是由于带宽低、时延大,直播不同步,传不出去。

一言而蔽之,VR可能目前比较缺的就是高带宽跟低时延的一个传输网络。作为VR行业主体,他们对5G如盼甘霖,我们就在赌。赌什么呢?赌5G时代能够到来。因为MESH流的数据量远比普通的视频要大得多。如果5G时代不到来,我们就白干了。

政府非常重视,原因就是5G是社会的5G,不是运营商的5G,投资比较大,但也比较难。一位运营商人士对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坦言,尽管政策有扶持,他们也都在全力以付,但推进过程中也的确遇到过一些困难。当前的5G进程,对他们既是机遇,也是挑战。

一方面,运营商的用户规模会呈指数级增长,他们可以和各行业主体合作,提供网络服务和集成商服务,收入模型会发生明显的变化。而另一方面,网络流量越来越便宜,在降低资费的政策背景下,要投入那么多钱建设5G网络,又无法从流量上增收。

为了5G而5G的应用,九合创投王晓妍说,这背后存在一种逻辑,即包括产业主体在内强行地去推进5G,其实也是运营商为了想要收回成本去努力地在推,哪怕是补贴来进行一些试点。一旦试点成功了,去规模化复制之后,它可能会产生一些新型的收费模式,来覆盖建网的成本。

对于5G战略推进而言,很多关系项还都需要进一步梳理到位,据《后厂村7号》了解,光运营商这一个环节,就需要打通不少关口才能往前行进。

二 要说缺钱,那是真的

10月31日,北京国际会议中心,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氛围火爆, 开幕式当天还不到9点钟,能容纳1000人的主会场已经水泄不通,挤不进去的厂商、媒体和观众,只能在三楼的直播大屏幕前围观。

说这是一个通信技术变革的历史性节点,不为过。当天,三大通信运营商的一把手和中国铁塔董事长齐聚,共同公布5G资费套餐,并举行了5G商用启动仪式。

运营商当然很积极,不积极不行,这是上面下达的命令,企业是背负着责任的。在被问到5G网络建设情况时,参展运营商的工作人员这样表态。

据他介绍,无论是5G牌照发放,还是商用套餐的推出,都比预期来得要快。

我大概是提前一天知道牌照要发放了,因为接到了任务:6月6日去工信部开会,做报道。身在通信行业十几年,经历了3G、4G牌照发放的媒体人贾芳(化名)向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说,虽然工信部已经各种暗示牌照即将发放,但还是挺突然的。

按照原来的规划,2018年中国5G网络试点,2019年预商用,2020年正式商用。从实际动作来看,中国5G牌照发放和正式商用比这个规划提前了。

5G网络的建设是全球的大势所趋,中国经历了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的落后跟跑与并跑后,在5G到来的时代不断创新,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。赛迪顾问信息通信产业研究中心高级咨询师李朕这样说。

根据德国专利资料公司IPlytics去年底发布的5G专利报告数据显示,中国拥有全球36%的5G标准必要专利,这个数字是中国公司在4G专利中占比的2倍还要多。

中国技术持续不断的发展带来的红利,市场需求也在逐步释放,多重原因造就了5G建设迅速的局面。李朕分析称。

身在工信部电信研究院的陈工称,提前发放5G牌照,意味着产业要加速,刺激5G生态的建设。

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数据显示,2020年到2025年的5年中,国内5G投资将达到9000到15000亿元,会带来10.6万亿的经济产出、300万个就业岗位,拉动中国数字经济稳步的增长15.2万亿元。

但是,运营商有话说。

要说(建5G)缺钱,那是真的。有运营商负责网络规划的员工说。

运营商财报显示,2019年中国电信预计资本开支780亿元,其中用于5G网络建设的投入预算为90亿元;中国联通资本开支预计580亿元,60亿-80亿元用于5G的网络建设;而中国移动规划在2019年完成5G基站建设3万-5万个,5G投资约为172亿元。

三大运营商5G建设的资本之和不到500亿元,舆论用谨慎来形容运营商在5G投资上的表现(据新华社)。

从4G网络建设规律来看,2013年在牌照发放后,中国移动开启4G网络的规模部署,单2014年一年的投入就有800多亿元。

常年的市场占有率考核引入的恶性竞争,以及近两年的提速降费的要求,都导致了运营商近年来收入增长缓慢,净利润下降。而且4G网络长期处于增量不增收的状态,网络扩容成本又在直线上升……谈到目前的处境,一直负责无线网络优化的运营商人士郭亮(化名)这样说,我们4G数据流量增加了60%-80%,但收入却没有增加,因为提速降费,流量越来越便宜了。运营商只能是增量不增收。

在今年7月份工信部举办的提速降费的座谈会上,中国移动市场部副总经理首建国就提到,中国移动提速降费工作累计让利2026亿元,在降费方面,中国移动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达91.5%,国际长途直拨资费最高降幅超过90%,国际漫游流量平均单价较2015年下降超过80%。

2019年10月21日,中国移动发布了前三季度未经审计的主要运营数据,其中运营收入和利润均出现了下滑,下降比例分别为0.2%和13.9%。这并不是中国移动的首次双下滑。

在这个时间点发放5G牌照,虽然有国家战略发展考虑,但对运营商来说未见到有实际的业务收入增加的可能,反而需要投入大量投资建设新的网络,如果5G新业务无法短期内形成增量收入,运营商将面临着净利润进一步下滑的可能。郭亮担忧。

据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正常采访了解到,一个基站的建设,至少在20万人民币的成本,这还只是在设备购买 上,算下来,是一笔体量不小的账额。

李朕分析:在资金方面,5G网络前期铺设工作投入比4G要大,由于组网方式的不同,5G采用了Massive MIMO的大规模天线阵列比4G天线数量更多,加上电力消耗更大,基站部署为宏基站与小基站共同组网,因此有更高的成本,预计基站数量大概在4G的1.1-1.5倍左右,相应的成本也成比例增加。

据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在基层的采访,目前的5G推进,由各级政府主导,运营商则是在随着政策的指挥棒响应和跟进。

(投资资金)就是运营商出,国家不管。我们是上市公司,财政不会去支持一个上市国企。运营商人士说。5G本身是一种政策导向,国有网络运营商兼有社会公益属性,不像国外运营商,利字摆在第一位,偏远的地方,经济不行,信号不好,不会去开展业务,中国运营商负有消除数字鸿沟、缩小城乡差距的责任,在考虑投资收益的同时,必须跟上政策的步调。

运营商也意识到,如果要进一步增收,就必须深入到各行业的5G业务创新中去,提供各种垂直的网络平台和集成服务。《后厂村7号》记者注意到,在东部沿海发达省份,一些运营商已经在智慧园区、智慧医疗、航空、电网、校园、汽车等领域与产业主体开展更富针对性的5G+业务订制服务。用他们自己的话讲,是携手产业链伙伴,打造了一系列标杆应用。

虽然5G实现了商用,但还未出现杀手级的应用。运营商网络规划人员郭亮(化名)说,因此,我们对5G的理解,只能是5G是未来,4G是饭碗。

言下之意,4G这只饭碗眼下还得稳稳端着,至于投资5G,那是在投资未来,虽然暂时还难以回收利益,但是在为将来的市场铺路。

360公司安全研究院技术总监黄琳说,我们也期待,传统的企业,运营商跟互联网企业当中找到一个共赢的商业模式,而不是像4G时代,大家觉得运营商没有赚到钱,赚钱的都是抖音和微信这样一种模式。我们大家都希望在5G的时代,大家都能获得共赢。

面对5G上万亿的建设成本,运营商们也在合力应对,在今年9月9日,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签署《5G网络共建共享框架合作协议书》,两家运营商将政府分配的不同5G频率拿出来共同建设一张接入网。

因为所分配频段相邻,可以共用一套接入网设备,两家协同能够更好的降低成本。李朕向《后厂村7号》解释道。

在今年中国联通中期业绩发布会上,联通董事长王晓初也表示,共建共享可以令每家运营商节省2000亿元资本的开支。

但在建设过程中,有的是拦路虎在等着。

拦路虎之一:高电费、选址难

在10月31日,三大运营商公布5G正式商用前夕,中国移动董事长仍在向外界传达,5G发展还有很多卡脖子的问题,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推动解决。

而这个卡脖子问题之一,就是电费。

电费的问题你应该好好问问铁塔,他们负责建设基站,向运营商收电费的钱,每次他们给运营商要钱,运营商都会怀疑铁塔是不是从中动了什么手脚,电费太贵了。2019年国际通信展上的一位参展人员调侃道。

郭亮告诉《后厂村7号》,电费对运营商来说是一笔沉重的成本,也可能是5G规模发展的一个重要障碍。

据了解,5G基站之所以耗电量惊人,一方面是采用了Massive MIMO的大规模天线阵列,比4G天线数量更多,对电量的需求增大;另一方面,5G传输速率成倍提升,5G基站将处理海量的数据,计算功耗将持续不断的增加。

除此之外,5G使用频段高于4G。众所周知,频段越高,信号覆盖范围越小。5G覆盖范围从4G的公里缩小到了百米,范围小了1/10,如果想要实现同样面积的覆盖,5G基站的数量将是4G的2-3倍,基站数量越多,功耗自然也就更大。李朕说,目前一座4G基站一年的电力成本大


本文关键词: 

文章出自:互联网,文中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吉ICP备14005127号-1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
Copyright @ 2012-2015 第一澳门葡京游戏网 保留所有权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