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千城联播 > 科技频道 > 前沿科技 > 正文

纯电动还是混动?同为赴美上市:理想向左,蔚来向右

2020-07-13 11:45来源:百网联盟
李想和团队在去见投资人的时候,绝大多数投资人都表示很看好电动车这个方向,但是一听说理想汽车采取增程式,就表示不认可这一领域。

腾讯新闻《潜望》 王潘

美东时间7月10日,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,申请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这意味着,理想将成为继蔚来之后,第二家登陆美股的中国新造车公司。如果不出意外,另一家新造车公司小鹏汽车也将在不久后登陆美股。

很多人将理想汽车与小鹏汽车和两年前IPO的蔚来汽车相提并论,这三家公司确实有很多相似之处,比如创始人都是互联网背景出身,在创办汽车公司前三人都已实现了财务自由,三家公司的股东都有互联网巨头的身影。

实际上,此前人们一般将蔚来、小鹏和威马汽车视为中国新造车的前三名,但是理想汽车的二股东、美团创始人王兴持续不断地输出蔚来、理想和小鹏排名前三的观点,加上这三家公司的创始人都是互联网背景,而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是汽车背景,人们逐渐开始将蔚来、理想和小鹏这三家公司放在一起讨论。

在销售服务网络铺设方面,有别于传统车企采用4S店等经销商模式,这几家新造车都采取了直营的模式,这使得他们给车主卖车的,以及做售后服务的人员都是自己公司的员工,这可以保证服务质量不打折扣。

可以说,相比起宝马、奔驰等车企采取的4S店经销商模式,蔚来、小鹏和理想的直营模式在塑造用户口碑方面具有明显优势。比如一台奔驰出现了故障,4S店和奔驰厂家可能会互相推诿、踢皮球,嘴上说着顾客至上,但心中却是能拖则拖,但蔚来、小鹏和理想车主一旦发现自己的车有任何故障,首先是这三家公司的创始人自己就会非常重视这件事,其次专属售后人员也会尽可能帮忙处理直到对方满意,只有这样车主才会推荐更多的朋友来买车。

虽然三家公司有很多相似之处,但是在具体路线选择、生产模式、产品节奏、品牌打法等方面都有各自的风格。具体到正在申请上市的理想汽车与已经上市近两年的蔚来汽车,这两家公司的风格差异也非常明显。

从公司成立时间上来讲,蔚来成立于2014年11月,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成立于2015年7月,理想要晚了半年左右。不过,在新车发布和IPO时间选取上,理想汽车要比蔚来刚好晚了1.5到2年,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理想汽车的前身车和家最初目标是想做家用SEV,但是由于政策原因不得不放弃,又重新融资去做SUV。

路线之争:纯电还是混动?

理想汽车与蔚来汽车,这两家公司最大的区别在于,目前走了完全不一样的路线,理想采用增程式,蔚来采用纯电模式。

全球代表性公司特斯拉一直都是采用纯电模式,一般来讲纯电模式也是公认的未来方向,因此中国新造车包括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都采用了这一模式。理想汽车采用增程式,也与其历史原因有关,由于SEV失败,理想选择转做SUV,这时再做纯电在时间上将远远落后蔚来、小鹏、威马等同行,于是就“曲线救国”选择了增程式。

李想前不久坦承,虽然团队花了很多精力去解释什么是增程式,但考虑到很多车主、媒体以及相关部门仍然不是全都认可增程式的说法,以后理想ONE就是插电混动车型,不再提增程式的说法。

李想和团队在去见投资人的时候,绝大多数投资人都表示很看好电动车这个方向,但是一听说理想汽车采取增程式,就表示不认可这一领域。对于李想和他的团队而言,过去两年面临太多这样的不看好,最后只有美团创始人王兴表示认可并支持,最终选择对其进行投资,并在本次IPO前已经成为仅次于李想的第二大股东。

当然,相信谁都无可否认,纯电才是全球汽车产业发展的终极模式,理想汽车选择这一路线只是时间的问题。王兴认可和支持的也许并不是理想汽车的增程式,而是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及其团队。在他看来,只要有李想这个人带领,哪怕未来有一天转到纯电模式,也一样可以做得很好。

考虑到进入7月以来,特斯拉和蔚来都在资本市场饱受追捧,理想汽车选择此时去上市,可以说是刚好踩对了时间点,遇到了IPO的绝佳好机会。不过,最终资本市场对这种插电混动模式认可与否,还需要时间来验证。

生产制造:代工模式与自建工厂

蔚来汽车目前采取江淮汽车代工的生产制造模式,因此一些蔚来车主在买车时需要将车身尾部的“江淮汽车”几个字去掉。

蔚来最早就采用了这种代工模式,中途有意在上海自建工厂,最后因为特斯拉落地上海,自建工厂不得不取消,仍然回归到代工模式。

小鹏汽车的第一款车型小鹏G3同样选择由海马汽车代工,但在这个过程中开始筹建自己位于广东肇庆的工厂,并于今年5月获批,小鹏汽车的第二款车型小鹏P7将在小鹏肇庆产业园生产。

可以说,蔚来当下选择的代工模式有其不得已之处,随着交付车辆越来越多,未来自建工厂应该是大势所趋。

而理想汽车则更为直接,第一款车型就采取了位于江苏常州的自建工厂进行生产。根据官方披露,理想汽车常州基地设计年产能10万辆,涵盖冲压、焊接、涂装、总装四大车间,采用大量的先进工艺和设备,保障理想ONE的制造品质达到豪华品牌标准。

品牌路径:高举高打与谨慎花钱

理想与蔚来这两家公司,在品牌策略上也采取了完全不同的道路。蔚来几乎是全盘照搬了特斯拉当初的成功路径,采取高举高打的做法,最初做技术难度最高的赛车,然后做超跑,当技术实力得到验证,就开始做大众能够买得起的量产车型。

蔚来塑造品牌的路径如今被证明取得了成功,但也一度让公司陷入绝境,因为这种高举高打的模式十分烧钱,比如在研发层面需要请到欧美最顶尖的工程师,2017年底一场ES8发布会被指花了几千万,蔚来在全国兴建的蔚来中心也需要很大的投入。

由于大规模烧钱,2019年蔚来账上已经没有足够的资金,公司面临生死存亡,一度资金链断裂,最后李斌本人以及投资方掏钱对蔚来救急,但这仍然只是权宜之计,这种救急行为也不可持续,直到今年4月合肥市政府选择投资蔚来才助其脱离险境。

见证过蔚来的艰难之后,李想意识到让团队活下来的重要性,因此理想和蔚来在花钱方面选择了完全不一样的方式。相比起蔚来,理想汽车在花钱方面要谨慎得多,公司内部几乎都是能省则省。李想前不久就在微信朋友圈透露,理想ONE上市发布会花了不到200万,拿下超过1万个订单。

蔚来汽车于2018年递交的招股书显示,其在2016年、2017年和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6个月里,净亏损分别为25.733亿元人民币、50.212亿元人民币(约合7.588亿美元)和33.255亿元人民币(约合5.026亿美元)。

整体节奏上,理想要比蔚来晚了一年半到两年的时间。理想汽车在2018年、2019年和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3个月里,净亏损分别为15.32亿元、24.38亿元和2.33亿元。通过对比可知,理想汽车在成本控制方面要远胜于蔚来汽车。

从结果上来看,蔚来汽车在递交招股书时,第一款量产车ES8刚开启交付不久,在此之前的两年半时间内已经亏损超过108亿元,而理想汽车在递交招股书的前两年多时间内,亏损只有40多亿元。不过,在品牌认知度方面,目前理想汽车与蔚来汽车仍然有较大差距,这也是上市之后的理想汽车需要做出努力的方向之一。

理想汽车财报显示,截至3月31日,公司拥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.8亿美元,加上7月1日完成的D轮5.5亿美金融资,公司目前拥有超过10亿美金现金储备。只有足够的现金储备,才能让理想团队在接下来几年活下去。

获客杀手锏:温情暖男与超级产品经理

自蔚来ES8交付以来,尽管蔚来在舆论层面遭遇诸多专业媒体或者自媒体的质疑,但是在绝大多数蔚来车主心目中,从始至终都很认可蔚来这家公司,除了ES8产品本身具有亮点之外,蔚来这家公司让他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。

首先,蔚来创始人李斌致力于做一家“用户企业”,真正做到用户至上,而不是很多传统车企只是嘴上说说。比如看到有车主在蔚来App上吐槽自己提的蔚来ES8或ES6哪里不好,李斌都会逐个回复并安排同事跟进,解决对方的问题。

每年李斌和蔚来总裁秦力洪都会花大量时间到全国各地去拜访用户,每到一处,都会与车主进行沟通,倾听他们的吐槽,有时聊到深夜就直接请大家去街边撸串。

比如看到有车主是卖农产品的,李斌和秦力洪有时会亲自下单寄到公司分给同事,让车主感受到真正的支持。可以说,在不断提升产品力之外,蔚来也在用温情感化车主,把车主当宝,这样他们自然而然会推荐更多身边人成为车主。

如果说李斌是很重视车主感受的暖男,那么李想就是个冷酷的超级产品经理。区别于李斌亲自与车主搞好关系,李想更希望把产品做到更好,让车主满意之后他们再去主动推荐身边朋友。

在与车主打交道的过程中,李斌展现了自己亲民的一面,而李想则更像是个极客,他很愿意倾听用户的声音,并帮助用户解决问题,但是又不像李斌那样与用户走得过近,也许那样他就没有足够的精力专注于产品本身。

李想对于汽车可以说是近乎疯狂的追求体验极致。在理想汽车内部,他要求中高层以上必须全员购买理想ONE,作为一个从零开始的全新品牌,如果员工自己都不敢开,外人自然也不敢买,同时也只有自己开了,才能发现哪些地方值得改进。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:
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